您的位置: 高安信息网 > 美食

陜西最大集資詐騙案涉11億牽出神木政商關

发布时间:2019-11-09 03:47:50

陕西最大集资诈骗案涉11亿 牵出神木政商关系

今年6月6日,神木警方称刘旭明因涉嫌集资诈骗罪已被逮捕资料图

官方辟谣10天后,陕西神木县委书记换人7月26日,雷正西不再担任神木县委书记在当天的县级领导干部大会上,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说,“要继续严厉打击非法集资活动,继续保持高压态势,坚决打击、有效处置非法集资、金融诈骗、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活动,最大程度减少群众损失”

一系列的非法集资案及民间借贷危机,正是造成此前不久“神木715群体事件”的根本原因,其中的刘旭明案更是成为“陕西之最”

今年6月6日,神木公安局发布公告称,嫌疑人刘旭明因涉嫌集资诈骗罪已被逮捕,案件已进入起诉阶段限未报案的受害人于2013年6月20日前报案,逾期视为放弃权利

根据专案组于7月初发布的最新通报,该案报案金额达7.87亿元,登记的涉案金额达11亿元神木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高文光称,刘旭明案是陕西历史上最大的集资诈骗案该案与龚爱爱案、张孝昌案一起,牵扯出神木县的政商关系

2012年4月初,高炎碔认识了刘旭明刘称,他在内蒙古自治区阿左旗有一个石驼山煤矿,手续齐全,询问高炎碔是否想入股此说法在案发后被证明是一个骗局

2012年4月17日,刘旭明给高炎碔提供了煤矿的探矿证、采矿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等6个证件的复印件,并称煤矿的储量很大,2012年5月份就能动工生产,以后效益肯定不错双方随后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书高炎碔入股1亿元,占煤矿总股份5.348%

高炎碔分4次给刘旭明支付了6000万元的入股款,但刘旭明给的收条上写着“入股款人民币一亿元整”,在股份中占5.4%

刘旭明许诺的“煤矿”分红迟迟不能兑现在巨额资金被套后,高炎碔最终选择了报案

高炎碔报案后,给刘旭明入股的股东相继到警方报案2013年3月13日,刘旭明被神木警方刑拘

警方向股东通报,刘旭明的资金流向涉及全国11个省市区,有些资金流向不明案发后查询,刘旭明所有的卡上只有10万元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中

神木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高文光称,各级领导的重视对专案组“排除干扰,起了决定性作用”“到现在,没有任何人说情”

骗局听闻人大代表入股,投资者信心增强

现年30岁的刘旭明,于2006年涉足煤炭生意,依靠在内蒙古的煤矿起家,并于2011年1月成立了神泰矿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2011年6月,周成利(化名)与另外四人去内蒙古乌海,与刘旭明谈生意生意没谈成,话题转移到刘旭明的石驼山煤矿刘称,其以11亿元在内蒙古买到一处12平方公里露天煤矿,叫石驼山煤矿,“煤矿储量巨大,开采利润丰厚”刘称,“这个矿卖了,利润能分9毛(90%)我们刚买下,就有人给5毛5(55%)”

几人就分别到楼下各个角落打,向生意圈求证这个石驼山煤矿圈中传来各种利好消息有人说,“这个矿入也不好入好不容易让你放钱,你就赚了”当地商界名人王凤君、人大代表刘银娥等人入股的传闻也加强了他们的信心刘旭明当时说,“我的股有4亿多元,给你们一部分原始股,我赚钱的地方多呢”

于是,周成利入股700万元此后,对暴利的期待变成了一场空等刘旭明一直给他们答复说,“生意谈着呢”

2012年春天,周成利听大股东说石驼山煤矿“煤不多”为了消除质疑,刘旭明有次用投影仪放映那些证件的照片给股东看

此后,刘旭明称矿上“探出石墨了,一吨生加工的能卖几千元如果用来制作石墨烯的话,比黄金还贵”他还给股东们提供石墨矿的资料,说石墨保守储量有十亿吨刘旭明还释放了振奋人心的消息,“原来11亿买的矿,准备卖四五十亿”

但这年秋天,关于刘旭明的各种可疑消息传来,有人和他要账,有人扣他的东西

听到刘旭明崩盘的风声后,周成利去了石驼山煤矿,发现那里是一片荒地,长着荒草,只探了十几钻,还够不上勘探检验的标准

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显示,勘查项目全称为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石驼山矿区石墨矿、粘土矿勘探,勘查面积为13.87平方公里探矿权人为阿拉善左旗长青煤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龚长青这意味着刘旭明对石驼山矿没有法定意义上的探矿权,更没有开发权,能卖四五十亿的消息纯属子虚乌有

周成利后来发现,与他一起被骗的还有大量股东案发后初期报案的金额已达4.8亿元,其中包含两笔过亿资金涉案金额由1000多户实际出资出资既有自己积攒的钱,又有民间高利贷

周成利出的700万元全部来自典当行,当初以月息0.033元贷出,一个月就要还23.1万元,一直还到去年2月去年资金周转吃紧后,他又从几家典当行以月息0.03元贷出一笔款,弥补先前典当行的利息去年10月,周成利找不到贷款,资金链断裂周成利一个人就牵涉四五十户

刘旭明开出的入股条均为白条,有张两千万元的入股条是手写白条,为原始股,有刘旭明的签名还有一张打印的白条,金额达2600万元白条有其公司的公章获取的白条,数额最大的一张金额达2.2亿元银行交易凭证显示,这张白条的汇款交易完成于2011年5月23日,收款人为刘彩英

骗术博取政治资源,为个人信誉背书

而立之年的刘旭明,到底以何种方式发家,并制造了大骗局

刘旭明的神泰矿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1月,总部设在内蒙古乌海市官资料介绍,截至2011年4月底,集团总资产为15.2亿元人民币,集团员工超过2000名,从事矿业投资、煤矿开采、原煤深加工等

刘旭明做生意的一大杀手锏是表现出仗义的姿态今年农历正月,股东们在神木县公安局与刘旭明见过一面刘当时还称,“兄弟的债肯定要还的,只要我出去,保证不到两个月,本利全给你们”

商人高某认识刘旭明时,开一辆几十万元的车刘称,“你的身份开这样的车能行吗”几天后,刘赠给高某一辆价值200多万元的路虎高某于是放心地给刘放了5000万元,结果被套

刘旭明的另一大杀手锏是博取各种政治资源和头衔公开资料显示,刘旭明是神木县政协委员,2011年神木县十大杰出青年,还曾获得“中国最受欢迎的十大青年企业家”、“创业中国年度十大风云人物”等

这些身份和头衔为其圈钱所需的信誉背书案发后,股东们回忆,“我们以为刘旭明不仅被神木县政府树立为‘十大杰出青年’,而且能够被选为政协委员,其应当是一个品行优良的人,因此对刘旭明的谎言没有任何怀疑,纷纷出资入股”

为了融资方便,刘旭明在公司站张贴着不少他与各界名流合影的照片其中显示,刘旭明曾获得“世界杰出华商协会”荣誉金子勋章去过其内蒙古办公室的股东回忆,刘旭明在办公室也张挂着这些照片

股东李乐山(化名)前后与刘旭明见过四次李乐山回忆,刘旭明在人前竭力包装其声势有次在KTV房间,李乐山听刘旭明说,他去年一年挣了30亿元,说“要做一个上市公司,超过神华”刘旭明还说,“我要点井田,看上了你的,不卖也得卖”

刘旭明也在各种场合将其财富展示给投资者看刘旭明有80多辆车,包括一辆1000多万元的劳斯莱斯,其中许多车被他拿来送人他的亲戚在韩国做整容手术,花费了80万元,由刘旭明买单女儿满月时,刘旭明在豪华酒店请了女子十二乐坊等助兴,礼金就收了几百万元

刘旭明使用欲擒故纵的手段,诱导股东上钩大股东杨东琴(化名)入股时,让刘旭明生意上照顾下她刘说,“这回不行了,等下回了”最后几经商讨,杨东琴入股2.2亿元,占22%的股份如今巨款颗粒无收

遇到同样手段的还有张芹(化名)张芹通过王凤华,在饭桌上认识了刘旭明刘旭明谈到石驼山煤矿,说要转卖,钱马上就回来了张芹回忆,谈到入股的事,刘旭明“当时还不想给入”最后张芹几经请求,与人合资入股3000多万元张芹听说神木商圈知名的王氏兄弟都入股了,就更放心了里面她投的钱,是来自五六家典当行的高利贷如今,3000多万元本息加在一起达到6000多万元

刘旭明案发后,张芹资金链断裂她随后的命运是神木民间借贷危机的典型写照她曾遭遇债主恐吓,单位也不敢去,经常躲在外面当初她的贷款是经她侄儿侄女贷的如今几家银行起诉了她的侄儿侄女“整个朋友圈都成仇人了”张芹说

善后人大代表刘银娥接手

刘旭明案发后,刘银娥介入

刘银娥是当地商界名人,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三级人大代表;神木县县长联络员;全国三八红旗手;陕西银潮矿业集团董事局主席;陕西省工商联执委

在神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后,2012年11月30日,刘旭明取保候审,担保人就是刘银娥

《关于对刘旭明采取监视居住的股东意见征询》显示,刘银娥与刘旭明关系密切案发后,刘银娥接管了刘旭明的神泰矿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组建了新的领导班子,刘银娥出任董事长该文件称,刘旭明被刑拘、关押会影响一笔大生意,进而影响股民投资回报,《意见征询》意在让刘旭明被监视居住,取代关押

神木县公安局经侦大队队长尚登举称,刘银娥确实出于好意,从公安局、县政府到县委,都承认刘银娥是董事长“刘银娥少说有20个亿,我是担心人家刘银娥不弄这个事呢”

今年4月,刘银娥开始做受害股东的工作,让他们签订债权人决议、入股证明在此期间,股东们曾被要求同意不再追究刘旭明的刑事,因为只有同意释放刘旭明,刘出去才能找钱还钱,刘银娥也可以代还,否则股东们将血本无归

刘银娥主导草拟的债权人决议指出,所有签字同意的债权人组成债权人委员会,按照合法程序申请对刘旭明取得的石驼山矿区石墨、粘土探矿权项目(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共计18.79平方公里)及刘旭明控股的内蒙古乌海市中山煤矿资产移交债权人委员会接管,然后对上述项目积极进行启动、运作,借助市场机遇,盘活项目资产该决议最终未获众股东同意

刘银娥还让部分债权人和刘旭明的契约关系转变为债权人和刘银娥的契约关系一份入股证明显示,胡某入股刘旭明内蒙石驼山矿,入股转入刘银娥名下,胡某应得的分红款由刘银娥支配,落款为2013年4月9日,文件有刘银娥的签名和手印

发现错综复杂的政商关系

经刘旭明、龚爱爱、张孝昌三案,一张神木政商关系已清晰可见

除了刘银娥,刘旭明案也闪烁着神木知名的王氏三兄弟的身影王氏三兄弟即王凤义、王凤君、王凤华,三人均为神木商界的知名人物多名股东都是在王氏三兄弟的介绍下认识刘旭明的

高炎碔认识刘旭明,介绍人即是王凤义

刘旭明在北元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有1.2亿元的股份案发后这项资产没有回收北元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为王凤君

刘银娥主导草拟的债权人决议,有12个“债权人”签字,其中包括刘银娥和王凤华

刘旭明是神木县政协委员,表明其熟悉政协系统南都此前报道,神木县政协主席张宏智,与集资大王张孝昌的妻子有亲戚关系

刘旭明熟悉人大代表刘银娥,也熟悉神木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高崇飞之子刘银娥在公众面前竭力淡化这种关系,“刘旭明我们以前不认识,吃过两顿饭是老乡,但是不认识”2012年11月30日的取保候审保证书称两人关系为“同乡”

神木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高崇飞则称,“我的钱,我敢报案吗牵扯到我儿子,我不想过问”还说,“我儿子是受害者我儿子是生意人,他的钱,有些(来自)生意伙伴”电信收费专用发票显示,高炎碔报案时所登记的号,户主是高崇飞

刘旭明当选为2011年神木县十大杰出青年,在颁奖典礼上,包括雷正西等领导出席雷正西也与张孝昌案中的大户张振平、牛文儿等熟悉

在这张政商关系中,另外两个人物很关键一个是张英,神木县公安分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原政治教导员另一个是“房姐”龚爱爱张英在刘旭明、张孝昌两案中均有巨额资金被套,这导致了其死亡龚爱爱则与刘银娥、王凤君熟识龚也曾有1.2亿元在张孝昌案中被套

三案中的大量事实表明,社会优质资源大量在政商界内部流动,造成了社会流动板结化而社会流动板结化成为神木当地社会失范的重要因素随着民间借贷危机的加剧,这种消极面被成倍放大,终于酿成神木7月15日群体事件

生物谷
生物谷
成人护理垫哪个品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