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安信息网 > 美食

四灵破 23章.事情大条了!

发布时间:2019-09-24 18:12:21

四灵破 23章.事情大条了!

明天与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来临,特别是魔兽域这个奇异的地方。

两少年一下午都小心翼翼不断走入森林境,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到遇到小猫三两只,还干掉了两只一级魔兽。

身份牌又多一项新功能,谁给击杀掉魔兽,就会自动记录响应的分数。这不张逸风和厚土才是分赃均匀,两人一人涨了一佣兵积分。

天渐渐黑了,黑夜中的森林境显得十分静谧诡异,不少魔兽开始了休憩,还有些才刚刚醒来准备觅食。

张逸风和厚土两人找个一个地势稍微高的坡,用剑气砸开一个大坑,下面用帐篷支持,上面覆盖这一层薄薄的落叶。落叶直下藏着一个铃铛,任何生物靠近都会发出声响,看起来倒也隐蔽安全。

在这片森林中佣兵众多,但为了避免人和兽,大多都是如此。

更为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漆黑的夜色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危险,都不敢在晚上去和魔兽搏命。毕竟夜色对人类不太友好,对视觉和行动都有一定影响。

两人睡下后厚土很快鼾声如雷,不愧是耿直BOY,白天才差点成了点心晚上依旧如此,这心也真够的大的。

而张逸风先回味了一下今天和魔兽战斗的收获,然后雷打不动进入到了修炼状态。这还多亏了张剑一给他的消魔石,遮蔽的魔力的气息。

进入修炼状态后,张逸风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仿佛今天晚上会遇到一些麻烦。

这倒不是张逸风胆怯,而是脑中反馈出一个奇异的景象。他们外面有不少土黄色的生命体在不停的活动,发出哼哼哼的声音,好像在不停的嗅着什么,并不断向他们所在地靠拢不停缩小范围。

“不会是在找我们的吧?估计是魔兽夜间觅食而已!”张逸风在心中一问一答,初到此地的他也把握不太准,也就没叫醒厚土

可是事情越发奇异,整个周边都寂静无声,偶尔能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几声鸟鸣,让这个夜晚显得更加的寂静。渐渐的张逸风发现周边除了黄色生物体和他们已是别无一物。

“厚土,快醒醒!”张逸风赶紧推醒了厚土。

“嗯...嗯,什么啊逸风?”厚土耷拉着眼皮,矿头矿脑的看着张逸风,一脸懵逼状。

“我们好像被包围了!”张逸风揭开了剑上布条,剑光生寒,进入到战斗状态。

“铃铛都没响,不可能吧?好像我们也没招惹谁啊。”厚土虽是疑惑但是摸着腰间铁剑,以备万一。

厚土话因刚落,一阵阴风吹过,铃铛叮叮乱响。两人一惊,发梢也是根根竖起,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危险真的来了!

嗷呜...!一声狼嚎彻底打破的夜的宁静。目标确是两人无疑,张逸风和厚土赶紧跳出洞口一探究竟,准备战斗。

“沙沙沙!”

一阵轻微的响动从右前方传来,一只清风魔土狼慢悠悠的走进他们,身上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果然是白天那条无疑!

“娘个腿,你把大爷们害这么惨。老子没去找你,你还主动上门了。”厚土一见,脸上隐隐有些兴奋,拔剑就要上。

叮!张逸风一剑拦下了厚土。厚土转过脸疑惑不解的望来。

张逸风没有说话,剑上火焰突生,照出点点亮光。

只见前方数百米,密密麻麻的幽蓝色亮点正在靠近,待得距离近了,厚土才看清楚,这些亮点,竟然魔兽的双眼。

一群比刚才那只大了不少的清风魔土狼露出狼牙鼻子微皱发出呃呃呃的声音,形成包围圈缓缓向他们靠拢。就看眼前这些,起码也有近二百只左右,让人一阵头皮发麻。

那只受伤的清风魔土狼跑回到一只体型巨大快到厚土腰间处的清风魔土狼身边,对着二人两不断低吼。

老练一点雇佣兵都知道清风魔土狼在森林境是一种可怕的魔兽。虽然单体不强,但它们确是故群居的魔兽,庞大的数量凶狠的攻击和极强的报复心奠定了它们在森林境中的霸主地位,就算是比它们高上一两个等级的魔兽,也会对它们忌惮几分,猛虎也怕群狼,就是这个道理。

嗷呜,体型巨大的魔狼一声长啸,周围的魔狼瞬间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袭向二人,踩的枯叶烂枝一阵乱响。一旁的小清风魔土狼居然露出人性化的笑脸不停发出吱吱的声音,好像在嘲笑两人:你们不停厉害么,来打我啊!当真是成精了。

不用多说那只大清风魔土狼必然是狼王无疑,小清风魔土狼应该是他孩子。还真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关键是这老的更加无良还带了一群凶猛的保镖,让两人欲哭无泪。

张逸风面群狼来袭,剑上火焰更胜,然后不禁露出了苦笑。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除了几棵参天大树,就是几丛稀疏的灌木,很是空旷没有发现任何藏身之处。

可是如果下去和这些夜狼拼命,结果都不用多想,好汉也架不住人多啊。

“这狼崽可真狠!”厚土嘟囔的一声,手上却没有停下,不停输出剑气挥舞着铁剑,开大大和舞向群狼

四灵破  23章.事情大条了!

还不说这种空间小数量多的情况下,厚土这种刚猛路子的剑法,还有奇效。群狼硬是近不了两人身,偶尔一两只落之鱼扑来,也被张逸风,一剑轰出老远。

“呜——”

一声更加尖锐的狼嚎响起,狼王见迟迟没有进展,发出阵阵怒吼,群狼进攻也愈发猛烈。

月色之下,清风魔土狼速度极快,带出阵阵风声,化作条条批练的黄光不停在与两人银白色的剑气中穿梭。

撕拉!突然猛烈起来的攻击,让厚土有些不太适应,挥剑一慢,居然出现一个裂口。一只清风魔土狼瞬间袭击过来,锋利的獠牙瞬间在两人手臂剐出两道血槽。

鲜血并没有让张逸风惧怕和恼怒,反而那他更加兴奋,眼中战意越发浓郁。这不就是张剑一口中的生死之间,

抚顺治疗阳痿费用
茂名性病
新乡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去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