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安信息网 > 时尚

魔盗联盟 第十五章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5:22

魔盗联盟 第十五章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外面忽然有人喊门:“开门,开门

!丁小闹,逸飞尘,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快点给我开门!”

“怎么听着像是大师兄的声音?”丁小闹傻眼了!原来敲门的人居然是单凌云。

他跑过去开门把单凌云放了进来,费解地道:“大师兄,你今天晚上不用当值吗?怎么有时间跑到这里来?”

单凌云看着仍然端坐在酒桌上的逸飞尘,神色有些不愉地道:“京兆府接到密报,说是有十几个人在附近的街上被杀!府尹大人让我带人过来查看究竟!说说吧,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一堆黑衣服脱在街上?而且地面上明显有刚刚打斗过的痕迹,还有逸飞尘你施展轻功留下的痕迹……”

逸飞尘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道:“如果你是来找我和丁小闹喝酒的,不妨坐下来喝一杯!如果你是来查案的话,麻烦你出门左拐,记得把大门带上,谢谢!”

“两位师兄,你们这是干嘛?两年来,我们第一次重聚,何必闹的这么不愉快?”丁小闹有些尴尬地看着单凌云道,“要不,大师兄你就坐下来喝一杯?”

单凌云山中闪过一丝黯然道:“今天我还有案子要办,你们喝吧,明天中午我请你们去鸿运楼!我们三兄弟确实需要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了!”

“好啊,鸿运楼的羊汤和猪蹄我可是已经馋了好久了!”丁小闹喜笑颜开道,“二师兄在牢里待了这么久,想必也很久没吃过了吧?”

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最后这句话在眼下这个场合来说实在有点不合时宜!毕竟把逸飞尘关进牢里去的人,就是单凌云。

单凌云深吸一口气,问道:“小闹!刚才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逸飞尘是不是也搀和进去了?我警告你们,杀人案可不是小事,尤其是最近陛下为了国宝丢失一案正在恼火之中!一旦再闹出杀人案来,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你们可千万别乱来!!”

丁小闹刚要开口说实话,却被逸飞尘打断了。

“我们确实刚刚在外面和人打了一架,但是打完了就散场了!哪有什么杀人案?”逸飞尘语气不善地道,“亏你还一门心思想要为国效力,拜托你动动脑子好吧?如果真的杀了人,地上怎么会没有血迹?再说了,杀了人之后,尸体呢?”

单凌云皱着眉头看着逸飞尘道:“那外面地上那些黑色的衣服你们怎么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打架打到爽的时候,脱了衣服光膀子上呗!”逸飞尘吊儿郎当地道,“打完之后,有些人把衣服捡回去,有些人干脆没捡!所以,你就看到满地的都是衣服喽!我说大师兄,你不会还是以为我们真的杀了人吧?如果真的杀了人,尸体呢?我们总不至于把尸体藏起来了,却还把他们的衣服脱下来,甩在这里吧?”

说到伶牙俐齿,单凌云自然不是逸飞尘的对手,一时之间,被他反问的说不出话来!

无奈之下,单凌云只得放弃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关于青龙爪的事情,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办?”

逸飞尘耸耸肩道:“你别急嘛!我跟小闹还没商量好呢!等我们商量好,再准备准备,差不多明天晚上就可以去寻找了!”

“那就好!你们聊吧!我还要去办差!明天中午在鸿运楼碰面!”

“好,明天见!”丁小闹一边说着,一边将单凌云送了出去。

回来之后,丁小闹有些不解地问逸飞尘道:“二师兄,刚才那事,你为啥要瞒着大师兄呢?”

逸飞尘道:“大师兄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你要是把嫣然笑他们是从妖界来的事情告诉他!我敢保证他一定会马上禀报朝廷,让朝廷加派人手去抓捕这些妖界的异类!对于他这个朝廷的大忠臣来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是任由这些妖人停留在大唐境内,指不定会惹出什么样的是非来!所以,你觉得是告诉他好呢?还是不告诉他好呢?”

丁小闹恍然大悟道:“这么说起来,确实还是不告诉他比较好!以大师兄的为人,肯定会反复追问那些尸体去了哪里,然后打破沙锅问到底,去追查魑魅魍魉……唉,想想就觉得头都大了!大师兄什么都好,为人也讲义气,就是有的时候太迂腐、太呆板了!有时候,我真的在想,大师兄是不是觉得,如果没有了他,这大唐的江山是不是就得垮呀?”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逸飞尘一本正经地点头道,“就算这次皇帝老儿丢了一件宝贝的事吧!大师兄他几乎是马不停蹄,第一时间就跑来找我,让我想办法帮皇帝老儿找宝贝!”

丁小闹好奇地道:“那个什么青龙爪子到底是个什么宝贝?能让皇帝老儿那么重视?”

逸飞尘摇摇头道:“谁知道呢?不过,肯定是不简单的!否则的话,皇帝老儿也不会想着要把这玩意儿赏赐给太子!我估计吧,多半也是一种象征着皇帝地位的宝贝!也许落在咱们这些普通人的手里,可能分文不值,但是落在一些有野心或者有权势的人手中,就有可能价值连城!”

一听到这话,丁小闹也不禁来了精神:“那咱们什么时候去寻宝?”

逸飞尘想了想道:“明天晚上吧!毕竟进出皇宫不是闹着玩的,我还得准备一些工具,免得到时候被人堵在里面出不来,那就丢人了!”

“好!到时候跟你一起去!”丁小闹紧握双拳道。

逸飞尘想了想,点点头道:“嗯!那就一起去吧!算起来咱们兄弟俩已经有好些年没有联手了!”

“哈哈哈!”丁小闹失声大笑起来,“是啊!我记得最后一次好像是我们俩偷了师傅藏在大榆树地下的两坛二十年陈酿的好久,卖给了隔壁的李财主!”

逸飞尘的眼中陡然间闪过了一丝伤感之色道:“是啊!就是从那一次之后,师傅他离开了我们,一句话都没给我们留下!”

丁小闹一时也有些悻悻地道:“其实师傅临走前跟我说过一句话的!”

“哦?”逸飞尘精神一振,忙问道:“师傅说的什么?”

三亚治疗白癫风医院
安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吉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三亚治疗白癜风方法
安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