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安信息网 > 娱乐

黑卡 第八百八十三章 重口味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8:03

黑卡 第八百八十三章 重口味的故事

摆渡人放下了吉他,跟唱歌的女人说了几句,又对石磊笑笑,示意他可以一同离开了。

找吧台要了一瓶威士忌,摆渡人似乎对酒有极为偏执的喜好,石磊见到他,就从来都没有一次这厮不喝酒的。

两人并肩走出酒吧,也没走太远,摆渡人拎着酒瓶子朝海岸线走去。

找了个适合的地方坐下,摆渡人拧开了酒瓶盖子,自己先喝了一大口,然后把酒瓶递给石磊,说:“来一口

?”

石磊摇摇头,摆渡人也不勉强,只是笑着说:“放心吧,这次我没往里边放纳米级的机器人。”

“机器人?”石磊并不是太能理解。

摆渡人又笑了笑,再次喝了一口酒,说:“石先生上次并没有被隐藏记忆,对吧?”

石磊点了点头,但是他早就告诫过自己,以后摆渡人给出的任何东西,他都绝不会碰。

“隐藏记忆,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做针对性的手术,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是这么做的。反正把人麻醉放倒之后,他的记忆会被隐藏,并不会记得自己被放倒这件事。可是对石先生,我们不敢如此。想杀了石先生或许不会太难,但是想不留痕迹的放倒石先生,我们不敢轻易尝试。所以只能用另一种方式,就是刚才我说的纳米级的机器人。这种记忆隐藏的方式准确性大大不如直接做手术,但是想要让人忘记半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大概还是能够办到的。现在想想,我还是应该冒险试一试。”

石磊见摆渡人显得很诚恳的模样,便也多了几分诚恳,他说:“也不能说完全没成功吧,我的记忆里还是多了少量断层的。”

摆渡人摇着头,自嘲的笑着,说:“这就是失败了,没能让石先生彻底遗忘我们那晚的谈话,就注定会给我增加太多的麻烦。就比如,石先生今天竟然会特意跑到马累来找到我。是首领告诉你的?”

石磊摇摇头,道:“没有人告诉我,我和你们的首领没有发生过任何意义上的直接联系。”

摆渡人抬了抬眉毛,说:“那是因为石先生向组织发布任务了?石先生今天找我到底所为何事?”

“任务是发布了,不过我只是找他们要了你的准确定位罢了。我实在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我竟然随便走进马累的一间酒吧,就能和你共处一室。当发现贵组织给我的坐标竟然是这间酒吧的时候,我很后悔,因为这个任务耗费了我五千万。”

摆渡人叹口气道:“这就是石先生您让我感到最头疼的地方。首领给了您太多的特权,换成其他人,是绝没有可能让组织定位我的。不过,原来石先生是无意走进这间酒吧的么?我还以为您第一次进门就已经知道我在酒吧里了。所以我看到您离开了,却没敢也跟着离开。早知道当时您还不知道我在酒吧里,我就先走了。虽然意义也不大,但至少不用在那间酒吧里被您抓住。这间酒吧,是我母亲当年开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呆在酒吧里,听着台上的男人或者女人唱歌,然后趴在一群酒气冲天的酒客之间写作业。”

石磊皱皱眉头,道:“你是马代人?”

摆渡人耸耸肩,说:“不像是不是?石先生应该知道,您看到的我,其实并非我的本来面貌。您每次见到我,我都穿着这身黑色的风衣,不是因为我对风衣情有独钟,这其实是一件装备。”

“可以修改容貌的装备?”

“也没有那么神奇,就是穿上之后,当我对某个人设定了某种形象的时候,只要那个人的瞳孔落在这件衣服上,被检测到了虹膜,这件衣服就会让那个人看到我设定给他的那个样子。改变容貌不可能,也就是改变一些生理特征。我其实是个白种人,但石先生看着我的时候,我就是个黄种人的模样。”

石磊点了点头,摆渡人说:“我出生在英国,我母亲是个妓女,高档的那种,应召,专门服务有钱人,上流社会。我出生后,我母亲也没有办法准确的知道我父亲是谁,只知道是那几个人之一,那几天,她每天都有生意。据她说,她年轻的时候还是很受欢迎的……”

“呃……”石磊挠了挠头,说:“摆渡人,你应该知道,我不是来听你讲故事的。”

摆渡人笑了笑,说:“石先生,我很难得愿意跟人这样聊天,我知道您找我是什么目的,等我说够了,咱们再来说那些事情好么?长夜漫漫,才刚刚开始,离天亮还早着呢。”

石磊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那看来我真的需要喝点酒。”说罢,石磊站起身来,又朝着酒吧走去。

买了瓶红酒回来,石磊依旧在摆渡人的身旁坐下。

“一个妓女,哪怕是高档的****,收费虽然极其昂贵,在四十年前,她每晚的收费就达到八百英镑,这其实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但她和那些站街的妓女一样,并没有任何的积蓄,钱到手就花光了。所以,当她发现自己怀孕之后,她无数次的想要把我给打掉。我能理解她,妓女么,一旦怀孕了,就没办法赚钱了。”

石磊心说这种事情,哪怕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他听着都会觉得好受些,可却是摆渡人自己,他说的那个人是他的母亲。

“让我母亲最终决定留下我的,是医生的话。那个医生告诉她,既然她的客户都是上流社会的人,一旦传出他们**,身败名裂将让他们无所适从。我母亲立刻理解了医生的话,决定生下我,在基因检测还不发达的当年,她想用我勒索那些有钱人,获取下半辈子的衣食无忧。但是,这需要她挺过剩下的几个月,一旦被那些人发现她怀孕了,闹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

石磊沉默的喝着红酒,他很难理解,摆渡人为什么会想要跟他讲述这些。

“据她说,那个时候才四个月,肚子基本还看不出来。但她不敢继续接生意,因为她怕那些人伤到我,这样就会把她下半辈子的粮票给弄砸了。可是,不出去卖,又怎么活下去呢?好在,我母亲是个很有办法的人,她还是选择了接客,但每次接到的时候,她都告诉对方,自己的舌头比**更能让男人高潮。”

石磊简直就要爆粗口了,***,你说的这么重口味真的好么?

这要是我跟别人闲聊也就罢了,那个女人不管如何,都是你妈啊!您跟这儿讨论她的口活儿和后门,真的好么?你就没有一丝丝**的羞愧么?

石磊猛然站起身来,他目露凶光,有一种干脆直接把摆渡人扔海里淹死的冲动。

四川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昆明治疗男科方法
山西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四川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昆明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