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安信息网 > 历史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7z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8:20

a  殷家浩叫我色女,我称他色男,提到爱情会异口同声的说“恶心不你!”的一男一女,常做的事就是经常游荡在不同的bbs上,装成陌路人相互吹捧,私底下偶尔相互取笑。  我一直把我和殷家浩的关系定位为蓝颜知已。所谓蓝颜知已,用通俗一点话来讲,就是男密友,就是那种比一般朋友更进一层关系,但又不可能发展成爱人的男友。高兴的时候,殷家浩叫我小楚楚,我叫他playboy.据说早在中学时代,他就已经是浪荡子弟并成为乳腺癌术后并发症浪荡子弟中的风云人物:扎无数个耳朵眼,穿鼻洞,用圆规改装牛仔裤,挑出线头,东破一块西破一块。腰间一条银链横挂了钱包和套,零零碎碎地胡乱塞到屁股兜里。酷毙了!殷家浩形容起来的时候两眼放光,可是无论他怎么描述我都不能够在脑海里勾勒出他曾经的形象,如今的殷家浩是温文尔雅的男子,穿天蓝的棉衬衫配黑色的西裤。在熙来攘往的步行街上开着一家叫“蓝色冰点水”的酒吧,以此来虚度光阴。  我还记得爱你疼你的人,天天牵着你的小手去逛马路,下雪的时候你们去打雪仗,一个又一个的冬天。直到永远。还有,迁就我一回,在你的自传里面我一直都想做主角,你答应我好吗?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你的笑!“  ……  我在自己的胸膛里,听见了怦然破碎的声响。疼痛很清晰的像海藻一样蔓延开来,将心揪得气若游丝。除了没完没了的泪水,我还能怎样?或许有些爱,不到生命的尽头,是不能说的,就算说了也会被当成一句玩笑。我知道,不管自己是不是同样没有觉察地爱了他这些年,最终的结局都已经确定,没有人可以更改。  这个愚人节一点也不好玩。  g  那部轰动整个城市的小说由悲转喜,最终,殷家浩成了我的亲密爱人,出版社一下子跟我签了三个书稿。这本书让我一下子名利双收,鲜花和掌声纷至沓来。可是我不快乐,非常的不快乐。  签名售书完了之后,我把我的手稿全数烧给了殷家浩。我说殷家浩你混帐

,我说你为什么要给我安排这种出人意料的结局,让我一个人承受。我的泪随着飘舞的灰烬飞洒

,风一直吹啊吹。  没有人再骂我色女,没有人再叫我小楚楚,没有人再跟我打雪仗……我很寂寞。  有时候我多希望我自己的爱情或者人生只不过是我写的一篇小说,那样我就可以把一切不完美的,再重新安排设计一遍,按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设计一个人和自己彼此深爱,从一开始就不分离也不放弃。许一个地久天长的誓言爱到永远。

有微商城网入驻费用
微商城分销平台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